栏目导航

布料

泪目!缴获美北极熊团旗第一人至今长眠沙场

更新时间: 2021-10-10

  在《长津湖》电影中,雷公牺牲前唱着《沂蒙山小调》,对战友说:“别把我一个人留在这......”在真实的抗美援朝战场上志愿军第27军80师239团4连指导员庄元东来自山东临沂,他是缴获美北极熊团第一人,遗憾的是.......

  “爷爷很少提及部队打仗的经历,只是偶尔给我当故事讲一下打仗的事,我从小也就经常当故事听一下,以至于我父亲和叔叔、姑姑他们都不了解他的详细经历。家里人只知道他在风景如画的无锡当过兵,受过枪伤,因为在朝鲜落下的胃病退休前胃切除过三分之一。”

  2016年底,王祥林所在的街道统计党员原始档案,王祥林之孙王春山在爷爷退休原单位和街道办辗转来回跑,在一遍又一遍翻阅爷爷的证件时,对照证件的部队番号网上查找时发现,爷爷所在的部队就是缴获了北极熊团旗。在与爷爷的一次次沟通询问得知,一个惊心动魄的历史壮举,一点点浮现出来…..

  “我为烈士来寻亲”志愿项目发起人孙嘉怿说:王春山的爷爷王祥林所在连队正是打掉美军北极熊团部的239团2营4连,新兴里战斗模范连,正是电影《长津湖》中打掉北极熊团部的7连原型,王祥林爷爷当时担任此连副连长,正是打掉北极熊团部的三个带队人之一。

  最近,长津湖电影热播,王春山在微博上说:“那个叫雷公的老兵牺牲前跟战友说,别把我一个人留在这,响起一段沂蒙小调,我一下子又想起了庄指导员,他留在那里已经70多年了.......

  王祥林(1927-2017),原名王祥麟,祖籍济南市历城县侯家庄。1950年10月,参加抗美援朝。

  王春山多次听爷爷王祥林讲述在冰天雪地里的长津湖战役。当时他们与美国海军陆战队最精锐的部队在这里进行了一场长达20多天的战斗。这场战役的残酷程度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象,因为极度的严寒,作战已经成为了中美两国官兵意志力的殊死较量。

  王春山回忆,爷爷清晰地记得,指导员庄元东和班长宋保仓在这次战斗中牺牲,庄指导员是扯下“北极熊”团旗的第一人。

  1950年的朝鲜遭遇了几十年不遇的严寒,气温低至零下三四十度。在长津湖战役中,战士们以战斗队形在自己的阵地上,坚守到了最后一刻,成为了悲壮、感人的——“冰雕连”。

  王春山曾经问爷爷:“你们当时穿的什么衣服?”爷爷告诉他,就是南方的那种棉衣,一层薄薄的棉花,北方称之为“夹袄”,厚度跟现在的保暖内衣差不多,但绝对比不上保暖内衣暖和,鞋子也是那种薄薄的单鞋。入朝后的239团在长津湖附近的新兴里地区集结。11月27日,上级命令2营4连侦察敌情,27日16时,4连从丰流里开进。不久,发现丰流里江南岸及以东山区一带有数处明火,据此估计1100、1200高地可能为新兴里美军的前沿阵地。

  王春山说:“爷爷他们分成三组出发,指导员庄元东带领2排走在最前面,连长李昌言带领1排紧随其后,爷爷是副连长,连长让其带领3排紧跟在最后,全连呈倒三角队形展开前进。对于这样的排军布阵,当时爷爷以为是连长不放心让自己带队,后来才明白,这是连长怕自己牺牲或受伤后没人指挥队伍,关键时刻副连长可以代替自己指挥队伍。”

  王春山还曾经问过爷爷,网上记录的指导员带领的是1排,为什么记的是2排?爷爷说在此之前有一个姓宋的班长是指导员的通讯员,指导员一直跟他不分离。出发时指导员挑选了宋班长所在的排,宋班长是6班的,6班归属2排,所以对此印象特别深(后经4连现役文书证实,宋班长叫宋保仓,甲级战斗英雄)。

  据王祥林回忆,队伍行进到半夜www.bzfe.com.cn。庄指导员带领的那个排在经过一段下坡时,有一名战士摔倒了,他们不知道美军的指挥部帐篷就在那个下山坡的位置搭建,因为那里比较隐蔽,也比较背风。但是帐篷顶的积雪已经与山坡齐平了,摔倒的战士不但中途没有停止下滑,反而借着惯性滑过了美军的帐篷顶。突如其来的响声惊动了帐篷里的美军,于是庄指导员所在的排最先与美军交火。

  战斗中有战士看见庄元东冲到最先打下的那个帐篷,然后从里面扯起那面“北极熊团旗”,他实在冷得受不了,这是想找块布料裹在身上暖和一下的,结果裹了一下之后感觉这东西裹着实在不方便。这时旁边帐篷里的美军已经跑出来开始还击,庄元东扔掉那面旗子又加入混战,他压根儿就没拿这旗子当回事,宋班长有点舍不得到手的战利品,抱着手里的衣物和庄指导员扔掉的那面旗子也跟了出去。混战中宋班长扔掉了手中抱着的那堆战利品,包括那面“北极熊团旗”。

  攻打第二个帐篷时,指导员庄元东中弹牺牲,指导员牺牲后宋班长发疯似地要给他报仇,带领队伍拼命攻打第二个帐篷。

  李昌言和王祥林所带领的两个排听到枪声后迅速穿过小铁路赶往西山,无奈那时部队的通讯太落后了,黑夜中只能凭枪声判断大体位置。等到了西山才发现西山坡空无一人,战斗原来是在东山上。连长和王祥林迅速带领队伍赶奔东山,结果还是晚到了一步,等赶到现场时战斗还在继续,但庄指导员和宋班长都已经牺牲了。三个排汇合后迅速打掉剩余的两个帐篷,4连前后一共打掉5个美军帐篷,追击着溃败的美军出了山口,这时其他兄弟部队已经陆续赶来接替战斗,所以他们也没来得及收拾战利品就赶往了山下的一个停炮场与山下的美军混战起来。

  军事历史纪录片《战旗》中收藏于北京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内“北极熊团旗”截图。

  战斗结束后,239团3营通讯班长张积庆在打扫战场时捡到一块1平方米左右的蓝布,其形状和装饰很像一面旗子,与我军常用红色布料做旗帜的习惯不一致,因而他并未留意,而是把它当作包袱皮用了。营部炊事班长发现了,想用来当蒸笼布,蒸馒头、包土豆,便于火线送饭。

  正在僵持不下的时候,碰上了3营营长毕序阳。毕序阳接过“布料”,拉起两只边角一看,是一面宽逾1.2米、长逾1.5米的旗子,周边是黄穗带,旗上除了一只鹰和一头北极熊之外,还有一些外文,随后,他赶紧请来自上海交通大学的翻译刘光锐帮忙看看,这一看不打紧,正是辉煌了30年的“北极熊团旗”。现在这面旗子已被国家列为一级保护文物,收藏于北京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内。

  王春山表示,这面团旗是整个朝鲜战场上志愿军缴获的唯一一面美军的军旗,也是美国自1776年建国以来至今为止唯一一次军旗被缴。二战时在欧洲战场上没被德国人缴过,在太平洋战场上没被日本人缴过,在越南战场上也没有弄丢过军旗,在伊拉克、阿富汗战场上照样没丢过军旗。这么厉害的美军做梦也没想到,在239团2营4连手里栽了大跟头,团部被我们中国人一锅端了,团长麦克莱恩让人打死了。

  据王祥林回忆,庄元东临死都没吃到一口饱饭,三天只吃了三个冻得比石头还硬的土豆。每次吃的时候,都先揣到怀里,融化一层啃一层。后来条件稍微好些了,战斗中,他们打死了美军,然后捡他们的背包,里面有香肠罐头、鸭绒被等物品。当时的战士不认识香肠,很多人都误以为是胡萝卜,觉得美国人伙食水平也不怎么样,品尝之后才发现,在他们当时看来这可真是世上最好的美味!

  王祥林家人将所有证件、奖章、照片、还有在朝鲜随身携带的印章全都捐给老连队。

  王春山说,当时爷爷也没闲着,他捡了一件鸭绒睡袋,捆起来一小团,铺开之后十几公分厚,又轻又暖和,他一直带着这个鸭绒睡袋直到回国,后来送到军部里做展览,结果给弄丢了,当时还心疼了好一阵。

  王祥林转业后在济南历城县(区)供销系统工作一辈子,1988年7月在济南历城区下属的唐王镇供销社支部书记岗位上离休后回农村老家。

  2017年7月29日,王祥林去世前几天,特别交待王春山,一定要帮庄元东找到家人。

  2018年初,王春山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知道志愿者孙嘉怿去烈士陵园帮志愿军寻找家人的故事。于是,王春山联系孙嘉怿,寻求帮助。

  “那些年轻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新兴里那个寒冷的冬夜,至今仍然埋骨北国。想到他们牺牲前连口饱饭都没吃,我心里就发堵,逢年过节我都面向东北方向烧点纸,纪念庄指导员,纪念那些牺牲在新兴里的英雄们。”为了完成老人家的心愿,王春山开始了为庄元东寻亲的历程。

  孙嘉怿说,寻找的过程并不那么顺利,直到2019年国庆前夕(2019年9月26日,距离国庆阅兵仅剩4天),在临沂记者刘红东的帮助下,终于传来了好消息。

  庄元东指导员的家人找到了!庄元东的家乡是临沂市沂南县砖埠镇庄家村。那天,庄元东的家人才知道庄指导员牺牲前的壮举。

  孙嘉怿说:庄元东烈士未婚,家里有侄系,家族还出了一位博士。遗憾的是,我们至今还无法确认庄元东烈士是不是长眠在朝鲜长津湖烈士陵园。上海人才金港建“海归桥”对接海外金融人才